{page.title}

林毅夫:民营经济要处理好稳增添跟防危险的关

发表时间:2019-03-07

  林毅夫详细谈到,在长期发展中,我们确切积累了一些问题,这些问题包括产能过剩、库存过多、杠杆率高的问题。去年和前两年对这几项抓的力度很大。比如去产能,钢筋水泥煤炭产能减少10%就到位了,也很重要,但它带来的成果是有良多上游产品价钱浮现了上涨。以钢铁为例,本来一吨一千五百元,当初变成了四千七八百元了,煤炭价格也是翻番。我们知道上游企业当中以国有企业为主,而且大型国有企业占据重要地位,所以带来的成果是,去年国有企业的盈利状况不错,然而它导致的成果是下游企业的成本累赘加重,而下游企业以民营企业为主,一下子民营企业的利润空间就小了,甚至是亏损了。

  3月6日上午,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进入第四天。各界别在驻地举行小组会议,探讨政府工作报告。在无党派界别小组会议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经济学家林毅夫发言谈及5日的政府工作呈文,称有几点让他印象深刻的:一是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、加重基层包袱;二是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情况下,防控危险要控制好节奏和力度,防止紧缩效应叠加放大。此外,他表示,讲演中提及的降税降费举措也十分详细和切实。

  人物 全国政协委员、经济学家林毅夫

  谈民营经济发展 表示今年民营企业的发展会比去年更好
  民营经济要处理好稳增长跟防风险的关系

  谈及去年民营企业遇到的艰难,林毅夫以为,这种情形确实并不是由于核心对民营企业的政策转变,而是在一些政策实行当中防风险跟稳增长之间的关联没处置好。

  林毅夫谈到,从全体宏观经济来讲,去年应该是改革开放以来少有的、充满着挑战的一年。去年,承受压力最大的是民营企业,国有企业相对来讲,不管从贷款,从盈利来讲,情况还都比较好。国内外有很多声音认为是因为中国政府政策改变了。我们改革开放这40年,国有企业从1978年时占到我们国民经济比重的80%,现在降到不到30%。伴随我们从前的这十多少年来,经济平均每年9.4%的增添,让我们从一个无比贫苦的国家,到当初在国际社会处于中等偏上。因此,这个发展结果是因为调动咱们亿万民营企业的踊跃性取得的,这是非常主要的。

  文/本报记者 赵萌

  “我认为今年的状态会比较好,不会跟去年那种状况一样。”林毅夫表示,“主要起因有多少个方面,一是供应侧结构性改造的‘三去’,获得阶段性成果。2008年后,国际金融危机暴发,每个国家都在讲供给,讲结构性改革,但真正做的国家异样少。我们应该是少数真正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国度,所以在这一点上应该是断定的。第二是‘三去’,去年基本上已经解决,取得阶段性结果,今年不会再加强,而后供给侧构造性改革会转向降成本、补短板这两项。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,也可能看到很多具体的措施都是在降成本的,比喻降税率、降电费都是降成本,减少开会、减少文件、减少各种督查也是在降交易本钱。另外,对稳增长,货币政策也需要有灵活性。今年的民营企业的发展应当会比去年更好。 ”

  谈及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期,林毅夫表现,把稳增长跟防危险的关系处理好是关键,总体来讲,今年的增长目标确定是能达到的。而且GDP6%到6.5%之间跟咱们从前比是比拟低了,然而在全世界这还是相当高的增加。